本土文学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休闲应城>本土文学

丧 叙

2017年12月17日 浏览量: 来源: 作者: 李鸿彦

作者:李鸿彦

每个冬日的早晨都是寒冷的,每天起床望着太阳照着的树枝,哪怕一阵微风,都会有许多树叶从指头上悄无声息的落下。看到这一幕,我不禁想起“生如鲜花之绚烂,死如落叶之寂静”这句诗来。其实,人生都是这样的无奈。我每每参加葬礼时,都止不住的落泪,不论是亲朋好友,还是一般般的熟人,我落泪,不是因为伤心,而是有许多的人生感慨。

人生有几多悲哀,就有几多欢喜。人生就是两把泪,生的时候,你自己哭,家里人欢喜;死的时候,人家哭,你却黯然长眠。无论什么人种,无论什么地方,无论古时还是现在,生死都是如此。人生就是一场死亡之旅,不论你在旅途中遇见多少过多少高山流水,遇见过几多暗无天日的隧道,还是没有任何风景的沙漠,生命都会一刻不停的奔向终点,你所能做的就是在旅途中把控自己,就是不要错过每一个细节。到达终点的时候,人都怀着一个虔诚的心,素衣白袍,大哭一场,以此来纪念终点的到达。悲哀吗?其实不是!因为中国人早就会看穿人生,他们说人生七十古来稀,把高寿者逝去称之为喜丧,真正的目的就是模糊“稀”与“喜”的含义,故意淡化一场亲情离别的无奈,孔老夫子厌倦了自己的高寿,说出老而不死者谓之贼,所谓贼,就是偷着上天赐

予的福寿,悄悄的活在世上,这说明越高寿者,越不应该祝寿,不然,高调祝寿,就是提醒阎王他该接你去做客了。欢喜吗?也不是!书上总是叫人化悲痛为力量,其实老百姓心里就是化悲伤为欢愉,请来乐队高歌,请来道士开路,为重孙辈以下后人带上红色孝巾,老百姓就是希望他们的子孙明白,悲痛和欢愉就是人生钱币的两面,悲喜同行永不分离,极悲时有乐,倍增其哀。

人生有多少凶险,就有多少亲情。人间最愿意陪你经历一切凶险的就是亲人,最能容忍你的伤害的还是你的亲人。如果你能容忍其他场合别人对你的伤害,别人就多一份亲情和依赖。

人生有多大坎坷,就有多大奇迹。人生的辉煌多半是用屈辱和苦难铸成的。外国人说上天没生下一个人,就会掉下一块养活他的面包;中国人说,每个人都可以成为圣贤,这个境界就比外国人高明多了。他们讲究生存,我们讲究生存质量,没有奇迹的人生怎么能说有质量呢,颠沛流离的孔老夫子一生只愿意研究生的道理,而不去谈论死的过往,终成万世师表。

哀而不伤,哀中有乐,活在当下,这是中国老百姓最典型的葬礼,这也可能是这个东方古老民族绵延数千年经历磨难而生命力顽强的文明基因吧。

(通联:应城市东马坊街道办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