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土文学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休闲应城>本土文学

怀念伯父

2019年10月27日 浏览量: 来源: 作者: 丁奇志

怀念伯父

今日下午,我接到爸爸的电话,电话那头,爸爸鲜有带着哭腔地说,你伯父于今天下午14时许过世了。我一阵怆然,眼泪也不听话地在眼眶里打转,思绪拉得好长……

记得我真正了解伯父的情怀,那还是我退伍回县城上班的日子。兴许是我在县城上班,伯父也在县城里菜市场上卖鱼的缘故。同事们一遇见我就说,小丁,你爸爸今天又在市场上卖好多新鲜的鱼。我却急忙地回复说,那是我伯父,不是我爸爸,我爸爸在老家教书,没有卖鱼。同事们也会回应说,你伯父与你爸爸长得真像啊!是的,我的父亲与伯父兄弟俩长得真像:头发早早地白,浓眉大眼,近一米八的大身板,一口浓浓的湖乡口音在这个史称“膏都盐海”的小县城的菜市场里,却显得那样地特别,与众不同,足够吸引住城里那些买菜人的目光,因为湖乡里的鱼是野的、新鲜的,城里人爱这一口。

伯父原是村集体时的会计,算账是他是拿手好戏,几位数的加减乘除数字决在伯父的口里,那简直是口若莲花,什么一替五进五,三下五除二……一系列的数据下来比我们这些中专生、大专生用计算机都快,且准确。为一大家口的生计,伯父除种好自家那十几亩责任田外,每天天不亮到湖乡的集镇上收集那些从老颧湖、汉北河、引水河里打捞上来的野鱼,然后搭乘公汽到60以外的县城里去贩卖,赚点差价,贴补家用。不管风里雨里,县里的城东市场、蒲阳市场均会见到伯父的身影。县里那些买过伯父的鱼的市民无不佩服这个衣衫沾有鱼味满脸白胡子拉碴的老人咋有这么能说能算的本领。没想到,伯父在县城贩湖乡里的鱼,一贩近20年,他将湖乡的特产就这样一筐一筐地像蚂蚁搬家似地运到县城,丰富了城里人的菜篮子。毫不夸张地说,伯父在县城里还能算得上一个“名人”。

伯父一生是勤劳的。自已早年丧父,做为长子的伯父带领2个妹妹1个弟弟与奶奶,硬是用他那强有力的身板和臂膀撑起了这个家,在贫穷湖区的丁家咀子上走出了自信,走出了骄傲,立起了令后辈们依靠和仰望的正直脊梁!

我在县城里供销社上了三年的班,时而与伯父有所交集。时而中午,我与伯父相聚在小饭馆吃快餐,伯父怕我伙食不好,在县城里受了委屈,让餐馆里的老板杀掉他将贩卖的鲜鱼。我说,不用,那鱼还要换钱。可伯父坚持自己的意见,说,你在县城里上班,没有固定的场所吃饭,营养跟不上,吃吃家乡的野鱼,补补身体。说也奇怪,吃着伯父的鱼,我感觉特别香,特好吃。饭后,总想捣鼓一篇关于伯父的文章,发往杂志报社,但总以这样那样借口未成行。但,伯父满头大汗挑着贩买的那一百多斤的篮筐踟蹰地消失在集市人流中的背影,总定格在我的脑海,一股从未有过激情激脑撞怀,我们后辈哪有理由不努力工作,珍爱生活呢?

后来,我调到乡镇上去工作。县城贩鱼的伯父的身影也很少再浮现在我脑海,只是偶尔到县城里开会,原同事遇上我说,我看见你伯父又在蒲阳市场卖鱼,好新鲜呢。我也不再好意思去打扰他,又怕他将鲜鱼杀给我吃,因为一天的生意也就赚那几张钱(几十元钱),那可是一家人的指望,一条鱼的钱也许是伯父半天的辛苦所得呀。

再后来,我南下打工了。打工的头几年,偶尔春节回到老家,给伯父拜年,伯父拉着我的手,细数起这几年县城里的变化,喜形于色,也许是这些年,自己也儿孙满堂了,也送走了奶奶,伯父没有什么遗憾。但我却明显地感觉到伯父苍老的许多,背开始有点驼了。我问伯父还贩鱼么?伯父说,生活所需,还得贩呀,虽说几张钱,那也能补补家用啊!等伯父老了,你们都有出息了,我就高兴了,那时我可以享享清福罗。看着60多岁的伯父那对生活充满希望的脸,我心里暗暗地祝福:伯父,您一定要身体健康!

回不去的故乡,割断不了的乡愁。虽我在县城、在南方买了自己的房子,但每年,我还是会带领妻儿随同父母回到了湖乡,回到这个生我养我的故乡,给先辈们的坟头烧烧香、添添纸的同时,我一定会看看年迈的伯父与伯母。记得伯父70岁的时候,才卸下挑了近二十年鱼筐扁担,与伯母蜗居在汉北堤岸,居然做起了养殖业,6头水牛、100多只鸡,硬是不向儿女们讨要一分钱,自力更生。我真为伯父这种劳作一生的情怀而敬仰!

前几年,伯母中风瘫痪在床,伯父您一把屎一把尿地伺候着,不离不弃,一直坚持到您生命的最后一夕。您与伯母的这样守望、守候、扶持、携手一辈子的夫妻情怀正是我们后辈们学习的楷模!

伯父,您今天走了,也没有和我们这些外面漂泊的儿女们见上一面,就急忙地走了。也许您有很多不舍和牵挂:伯母的病谁来伺候?孙子孙女们外面工作学习生活是否安好?伯父,您就安心地走吧,天堂里有爷爷奶奶,他们会照顾您的!世间有我们这些后辈们,我们会好好地工作,好好地学习,好好地生活!每年的春节和清明,我们均会把世间的喜事向您汇报,在您的坟前多摆些您最爱喝酒,贡奉您最爱喜欢吃的红烧鱼,和您唠唠嗑……

已是深夜,明天我还要赶回故乡,参加伯父的葬礼。这一夜,我可能无眠,因为怀念我慈祥、勤劳、坚韧的伯父。

行此文,谨敬献给天堂的伯父,侄儿缅怀您!安息吧——我的伯父!

                              2019年10月26日夜

                               侄儿丁奇志于深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