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土文学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休闲应城>本土文学

鸭嘴沟黄滩酱油

2015年10月08日 浏览量: 来源: 作者:

文/朱木森

 

到鸭嘴沟探访黄滩酱油新厂,在山野丛林中品赏纯净的酱香,不由想起中国式美的追求。中国人崇尚美,欣羡美,审美情趣如童心不老。在有了充实之美、纯粹之美的获得感之后,尚有更高的审美格调,还要追求大美、至美、尽善尽美。即使是酱油,一滴调味人生的浓郁氨基酸,也要大费周张地把它从黄滩镇迁隐进鸭嘴沟,以希冀用它全部的感官去拥抱包括自然之美、气韵之美、风骨之美等等一切美到极致的东西。

在我国色彩缤纷的饮食文化中,酱制食品和酿造酱油具有独特的历史地位。《周礼·天官·膳夫》记载:“凡王之馈,酱用百有二十瓮”,古人解释,酱,谓醯醢,也就是酱醋及酱制品。几千年前,王者豪宴,不管何其丰盛,瓮钵里装的全是酱制的食品。那些用大鼎煮肉的诸侯,也不过将热腾腾的大肉浇了酱汁或蘸上酱羹大快朵颐而已。如今,酱油当仁不让地左右南北大菜的风味,于“色味香”中举足轻重,中国饮食文化的基因竟如此坚韧。

历史的东西,常常有沉淀和挥发两种趋势。现代酱油的生产就有旧法和新法的区别。旧法酿制酱油,讲究配料精当,叠缸日晒,温柔经久五年左右,酱坯在自然环境中缓慢成熟,以充分涵养蛋白质、氨基酸和糖分,达到营养丰富,滋味鲜美的效果,被称为传统酿制酱油。新法生产酱油依赖米曲霉制曲,固态发酵,经浸出、配制、澄清而成,口感和营养成分远不及旧法酿制的酱油。应城黄滩酱油得大富水水质优良和交通便捷之利,在紧靠大富水的历史名镇黄家滩经营了二三百年。二三百年世事沧桑,黄滩酱油怡然自乐地一脉师传,不弃不移,坚持旧法酿制工艺,固守宗师制酱秘传。如果一定要用文字记述这门世代口耳相传的独门绝技,大约是全流程手工操作,全叠霉尽在缸中;酵熟出全凭日晒,高浓鲜全任自然。只是环境不饶人,在美与大美、至美的审视中,经营者选择了尽善尽美,决然斥巨资让品牌远离喧嚣,把酿造基地迁隐到鸭嘴沟。

鸭嘴沟在应城西北有名店山林深处,上世纪50年代末,农民在鸭嘴沟上修建了一条土坝,拦蓄鸭嘴沟向北流入大富水的山泉溪流,形成一座小(一)型水库。新建成的黄滩酱油厂紧紧依偎在水库大坝西头,举目可见坝下深邃的沟壑带着丛丛芦苇渐次跌落在大富水河中。除开这处豁口,厂房四周山岗环绕,满山遍野只有密不透风的树林。山林一片寂静,空气分外纯洁,幽深的野景让人只想畅怀呼吸,然后长长地吐出一声感叹,好一个洞天胜境。

鸭嘴沟黄滩酱油厂最让人心动的地方,是厂房南边那片大晒场。晒场平坦宽敞,约一万平方米,满铺透气过水的地砖,可容2000口大晒缸永久晒制酱油和老陈醋。从酿晒原理上讲,大晒场空间开阔,日照充足,通风散热,利于酱品糖化发酵。但是,当我们俯身察看那一排排戴着巨大竹篾“斗笠”的晒缸,鉴赏晒缸的釉色、图纹和款识,赫然发现,有不少晒缸原是清末或民国初年的物体时,光照和温度的常识立马在脑海中黑屏。古代仙家所谓揽山水之精华,采日月之灵性的意象冲动着浮现眼前,在心里说,这哪是酿酱啊,分明就是修行。

酱油何幸,高卧隐逸。伴山中之清风,林间之明月;观沟壑之蒸腾,星瀚之盈缩,滴滴酱香,也都是造物主之无尽藏也。厂家介绍说,黄滩酱油必须在这样的晒缸中叠缸酝酿五年,经日晒夜蕴,才能酿成上品。时下有些广告叫喊自己的酱油足足晒过一百多天,那是自欺欺人,一百多天算不上到点的酿晒。有同行者说,往这些一百多年的老缸中直接注入几担清水,晒上一百多天,怕是也会酱油味道十足了。厂家纠正说,黄滩酱油讲究精诚,用两粒豆子酿出一滴酱油,图的是弘扬酱油文化,永葆传统品牌。

在中国人朴素的生活中,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酱醋居中占了两席。明代著名画家、诗人唐寅一生清贫孤傲,经常年关在望,“七件事”还没有着落。有一首《除夕口占》诗:

柴米油盐酱醋茶,般般都在别人家;

岁暮清淡无一事,竹堂寺里看梅花。

唐寅的逃避和洒脱,径直让人品咂到酱醋茶高标的文化味道。原来“清淡之事”如此大俗大雅,难怪黄滩酱油厂家硬要美中挑美,做足了黄滩酱油的大美文章,以文化的追求精酿自己的味道。两粒豆子一滴酱油,我愿沽得一壶饱含文化品位的黄滩酱油,换得唐寅困顿潦倒中赏过的梅花,懒懒地儒雅斯文一回。